很快,琴双就到了土墙之上,向着外面望去。便见到人仙期以上的修士都在最外围那道土墙上,向着外面的妖狼释放道法。

    “嗖!”

    秦素素的身形从土墙上跳下去,向着第一道土墙奔掠。琴双的身形便也跳了下去,跟在了秦素素身后。

    “撤!”

    就在这个时候,从第一道土墙那边传来了路飞的呼喝声,然后便见到几十个人仙期以上的修士,向着这边狂奔,纷纷跳上了第二道土墙上,路飞在土墙上的一个阵纹上一按,那土墙便释放出土黄色的光芒。将整个村子笼罩在内。

    此时,有两层土黄色的光芒,最外面的一层已经摇摇欲坠。

    “轰……”

    最外面的那一层光芒破碎了。

    “吼……”

    狼啸声震耳欲聋,百余只妖狼撞毁了第一道土墙,向着第二道土墙冲撞而来。

    “路大哥,这样挡不住,妖狼太多了!”彦佑为神色忧虑地说道。

    “天华呢?”路飞焦躁地问道。

    “不知道,一早就走了!”

    “不能让妖狼这么攻击大阵!”路飞将牙一咬道:“我们下去!”

    “嗖!”

    路飞的身形便从土墙上跳了下去,左手道法,右手仙剑,向着妖狼斩杀而去。

    “嗖嗖嗖……”

    数十个人仙期以上的修士都从土墙上跳了下去。只是瞬间,便和妖狼碰撞在一起。

    “嗖……”

    琴双跳上了土墙,向着光幕外望去。

    “呜呜呜……”

    身后传来了哭泣声,琴双回头一看,是秦素素泪眼朦胧。

    “哭什么?”琴双随意地问了一句,又将目光望向了外面,刚才还没有看清楚外面的局势。

    “你闭嘴!”一个大乘期青年跳了上来,向着琴双呵斥道:“每次有妖兽来攻击村子,路大哥都第一个冲出去。路大嫂已经够担心了,你还这幅不关你事的模样,你知不知道,如果大阵破了,你也活不了?”

    “哦!”琴双回头看了那个大乘期青年一眼,见到那青年此时望向琴双的目光满是愤愤不平。

    “不好!”

    便见到秦素素大叫了一声,身形便向着光幕外走去,被琴双一把抓了回来、

    “你干什么?”

    “我要去帮路大哥!”

    琴双将目光望向了下方,便见到此时的路飞正面对着一只有着一丈多高的巨狼,路飞被压着,只能够被动的防御,前胸已经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抓痕,不停地冒出鲜血。

    “天仙后期!”

    琴双双目微微一凝,路飞的修为只有天仙初期,此时面对一个天仙后期的妖狼,完全不是对手。

    “郑大哥呢?”一个个跳上土墙的修士惊慌地喊道。

    “郑大哥一大早就出去了?!?br />
    “郑大哥不在,那怎么办??!村子里只有路大哥和他是天仙期?!?br />
    “完了!”

    “这次要死了!”

    几十个人仙期以上的修士也就挡住几十个妖狼,而剩下的几十个妖狼则是不停地撞击光罩,用爪子拍击着光罩,那光罩不断地震荡摇晃。

    土墙之上的那些修士,也不管是大乘期,还是分神期等,纷纷释放道法,攻击着那些妖狼。只是他们的修为太差,对于那些妖狼根本没有多少伤害。往往是那些道法还没有攻击到妖狼的身边,便被妖狼一爪子拍散。

    琴双站在土墙上,并没有出手。这些妖狼对于她来说,还是太弱了。但是这对于那些人仙期以上的修士也是一个历练的机会。哪怕是对路飞。虽然路飞面对的是一个天仙期后期,而他只是一个天仙期初期,但是短时间却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多受些伤。但是这种生死之间的压力,却对路飞有着巨大的好处。

    生死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缘!

    “嗯?”

    琴双看到了一个人仙期修士十分危急,眼看着就要被一只妖狼咬死。琴双心念一动,解开青龙元神的封印,微微抬起脚尖,向下方一跺。一条古藤从地面钻了出来,瞬间缠绕了那只妖狼的大腿,向着下方一拽。

    “噗通!”

    那只妖狼就摔在了地上,那个原本绝望的人仙期修士迅速地一剑,斩下了那只妖狼的脑袋。

    琴双的目光扫视全场,不时地轻轻地抬起脚尖一点,下方的地面上便出现一条古藤,缠绕狼妖,救下?;娜俗逍奘?,她的神识却死死地锁定着远处没有上前的狼王。

    “嗖!”

    秦素素飞掠了下去,这次已经看清了狼群实力的琴双,没有阻拦秦素素,有她在,她不会让秦素素有危险。

    但是,路飞见到秦素素跳了下来,心中大惊,不由朝着土墙上的琴双喊道:

    “琴仙子,帮我照顾素素?!?br />
    琴双没有回应,却是微微摇头,对于路飞有些失望。面对一个比自己实力高的狼妖,还有心情关注其它?

    “噗……”

    路飞的左臂被妖狼抓下来一块肉,鲜血飙射而出。

    “路飞!”

    秦素素脸上变色,向着路飞冲去,却被一只狼妖挡住了去路。琴双并没有特意关注他们两个,而是关注了所有修士,同时神识依旧锁定着那只狼王。

    那只狼王是一个罗天上仙,如果那个狼王出手,下面的几十个修士,用不上十几息的时间,就会被杀光。只是那狼王懒洋洋地趴在那里,偶尔扫过人族修士,眼中尽是鄙视。

    彦佑为看了一眼狼王,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消耗过大,又因为心生恐惧,已经没有了战意。

    “吼……”

    那只狼王突然吼叫了一声,那些狼妖进攻的更猛,这一声吼叫,也让彦佑为吓破了胆,调头向着土墙跑了火来。

    正在土墙上释放道法的那些修为低的修士,看到彦佑为竟然临阵脱逃,不由开口大骂:

    “彦佑为,你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你怎么能逃跑?”

    “路大哥还在下面?!?br />
    “你这个懦夫!”

    “混蛋!”

    “该死!”

    “闭嘴!”彦佑为跳上了土墙,目光中充满杀意地望着拦在他面前的几个大乘期修士:“打不过,难道送死吗?”

    “你……可是路大哥他们都在……”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