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三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六百六十七 全是险恶套路
    神庙武士之间的竞技,由来已久。

    只不过轮到鲜血巨魔名下,变得格外残忍。

    比如说,每场搏杀,必须有一方战死才算结束。

    可以死,不可以降,后者会被认为是令神蒙羞。而前者,英勇无畏者,即便死后,也会前往神建立的乐园。至少在培养神庙武士的过程中,相关信息是这么灌输的。

    这样的神庙武士,给凯恩感觉更像角斗士。

    别以为角斗士只会在竞技场玩命,他们也可以是保镖、护卫。有人可能不解,为什么自甘下贱,不趁机溜呢?

    原因主要来自社会和个体两方面。

    社会方面,一旦成为角斗士,某些方面就像现代有了黑底子的人在社会中生存,诸多不便。

    个人方面,角斗也是一项专业技能,从小受训,其过程就像现代由少年兵营开始培训,最后以作战为生的战争人。干别的都不在行,同时也习惯了现有的生活模式。这是很难改变的。

    所以说,角斗士从某种角度讲是时代的产物,寻常人深陷其中,多是随波逐流,而难以上岸。更何况角斗士除了悲惨的一面,还有享受崇拜和优渥的物质生活、宛如大明星的一面。

    而从神庙的角度,神庙武士之间的角斗,也是冠冕堂皇的削减竞争对象硬实力的机会。

    在祖阿图,低烈度的竞争主要就是靠这类方式体现的。神庙武士培养不易,每一个都是心血和资源的凝聚,损失了那就是实实在在的打击。

    往昔,撒贝神庙总是被联合针对的那个,利用神庙武士不能拒绝同级挑战的规则,各神庙故意压制某些武士的正常进阶,以便让其在这类竞技中,能占到便宜。

    主要是斩杀那些有发展潜力的新秀。

    凭借着这一类伎俩,各神庙很是联合算计了撒贝神庙几次。

    “这一次,是让那些只会耍弄阴谋诡计的家伙,见识太阳神的正义的时候了?!?br />
    乌祖拉对自家借这次机会出口恶气信心满满。盖因随着神谕的下达,她利用权柄,将神庙的一系列神兵利器乃至圣药解锁。

    羽蛇武士本就以资质优异、训练刻苦而闻名,获得高品质的额外助力,必然能取得佳绩。

    然而,各神庙的大祭司都是在祖阿图这个熔炉炼出来的老油子,乌祖拉的算盘,还是有人能猜到的。自然要尽力周旋。

    一想到本就不及撒贝神庙底蕴深厚,不但没捞头,还要出血贴老本,这些祭司们对此次大祭的举办就愈发的不满了。

    这种不满的发泄方式之一,就是加戏。

    没错,今天撒贝神庙是主角儿,但其他神庙也是有权力加内容的。说的难听点,我们一帮人将大祭搞的盛大隆重,还不是抬举撒贝和太阳神庙?我们这是好意。

    这些统治者的‘好意’落在普通人头上,就一点也不好了。

    在神庙武士们开斗之前,先就杀了个人头滚滚,说是超热气氛,令大祭变得更隆重,其实是先借坑收割一波信仰之力。

    要知道人的情绪在单位时间内的总量是有限的,就像湿海绵中的水,前几次的紧攥总是能压榨的相对多些。

    于是,跟昨日的小祭套路相似,只不过场面更盛大的血祭开始了,上百人被推出来当场开膛挖心、枭首示众。

    当然,不可能仍旧像昨日那般一个个来,而是十几个神庙齐齐出手。每一轮就有十几人当场被杀死。

    在洛汗眼中,这其实就是一场血腥而低俗的卖场秀,通过各种套路以及刺激性的节目,鼓动民众,让其强行消费。

    这种垃圾节目,见识了一次就够够的了,再多参加纯属浪费生命。

    然而祖阿图的血祭是带有强制性的,特别是这种大祭,洛汗也只能是虚与委蛇,实则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些祭祀互动上面,尽管各个神庙为了更好的获得信仰之力,可以说是挖空心思争奇斗艳,的确有不少辣眼睛的奇葩玩法。

    洛汗的注意力用于观察各个神庙神职人员的细节。

    听别人说,终究不及自己看来的更深刻,而且洛汗自认为他的认知视角,远比寻常认知视角更具全面性和实用性,今天难得各个神庙以及祖阿图的贵族齐聚一堂,正好可以通过细节,掌握第一手资料,与已知的相关资料横向对比,获得更准确的信息。

    大型血祭,就在洛汗的认真观察和被煽动的巨魔民众的嗷嗷叫声中迅速进入高潮一直到9批被献祭者全部横尸当场。

    之后,神庙武士们的竞技节目开启。

    就在参赛的神庙武士们粉墨登场,亮相接受信众的检阅和赐福的时候,神庙的祭司们,利用被献祭者的鲜血,联合在广场勾勒鲜血竞技场。

    神庙武士们的竞技,很少在斗兽笼式的角斗场中举行,而是更具类似殿前比武的特征。

    为了避免赛事太过冗长,场地一分为三,三场厮杀同时进行。

    用鲜血构筑的区域,主要是用于隔绝。

    对外而言,有了这隔绝,比拼双方的力量余波就不至于伤及场外无辜。毕竟都是神的战士,都或多或少的能运用神力。

    对内而言,有了这隔绝,防止了外力介入型的作弊,让赛事更公允。

    还有,就是鲜血之墙,也有助于锁住区域内的超凡力量净化,使之不至于白白流失。

    毕竟神庙武士,往往都具备自爆又或破釜沉舟类的舍命技能。

    这种超限的力量运用,除了对使用者有永久性的损害外,也会泄漏超凡精华(玄奇、灵奇物质),而这类物质或能量,是竞技的重要奖品,对各神庙而言,永远都不嫌多的。

    在祖阿图,后起之秀撒贝神庙,就一度沦为其他神庙的超凡净化收割农场,他们辛苦培养的武士,在规矩的约束下,被其他神庙联合收割,每次都损失惨重。

    但撒贝神庙咬牙坚持下来了,没有像其他神庙那般走劫掠路线。终究还是在民众间建立了口碑,同时,也有优秀的神庙武士成长起来,整体情势逐渐好转。

    到了近年,更是接连两次以整体盈利的姿态,在大祭的武士对抗项目上取得了好成绩,搞的其他神庙暗中牢骚满腹,背地里加紧琢磨阴招,就等着明年的大祭找回场子呢,没想到大祭提前了。

    神庙武士的对抗,算是最高级别的角斗项目了,因此由巫王瓦坎来主持。

    很可惜,这位功成名就后,就变得深居简出,极少参加活动,即便有推脱不掉的,像今天这样的集会活动,也是遮遮掩掩,神秘十足。

    坊间有人说,是巫毒实验除了差错,毁了容貌。

    还有人说,真正的瓦坎已经被谋杀了,现在这个是西贝货。

    可半年多前,某贵族联合外来势力,试图打祖阿图的主意,结果被瓦坎将全家上做成了活尸,现在都能去刑罚之壁,观瞻其仍旧没死而在受活罪的惨样。

    瓦坎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仍旧是那个强大的巫王。传言的风向也随之改变,说是瓦坎故意纵容谣言的散布,让那些居心叵测的跳出来,然后将之碾死。

    不管怎么说,瓦坎的权威在这个地区可以说是深入人心,难以撼动。

    凯恩也不是执意要找其麻烦,他只是怀疑瓦坎跟他要找的‘钥匙怪’有密切联系,想要扳倒钥匙怪,恐怕就绕不过瓦坎这个坎儿。

    其实灭掉瓦坎并不算太难,主要还是担心打草惊蛇。

    这次他来到这个时空,最大的难题,就是超凡力量获取困难。

    在找到稳定而足量的获取超凡力量的方法之前,他也只能是多一点耐心,多使巧力,而不是积蓄够力量后平A过去。

    瓦坎出场,虽然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发光的眼睛,但民众们还是为其欢呼。

    这是民众们在表达对其的拥戴,却也有获取实力的好处的回馈心思在里边。

    不说瓦坎莅临是的那一波如雨散落的超凡力量赐福,就是接下来,按照传统,瓦坎也会从人群中随机的选人,获得巫毒面具。

    拥有巫毒面具者,会成为特别嘉宾,参与神庙武士对决的仲裁。

    当然,这其实就是一个虚假的荣誉,统治者们以此来显示自己的亲民和礼贤下士,证明这是个属于全城邦所有人的盛大活动。

    绝大多数底层巨魔们也清楚这一点。

    但他们还是趋之若鹜,希望能获得巫毒面具。

    因为凭着这面具,最后能得到一些额外的实惠好处。

    给外人的感觉,就是祖阿图的巨魔们对瓦坎特别拥戴,只要露个脸,都能迎来山呼海啸般的捧场。

    不过,当瓦坎号称是随机点幸运儿的巫毒术法施展时,洛汗却是暗自冷哼。

    心说:“这哪里是什么随机,分明是一种另类的割麦?!?br />
    原来,他发现被瓦坎的法术选中的那些,无一不是有较高的魔力亲和的人。

    洛汗很清楚,以这样的方式,加入到瓦坎设立的机构中的人,恐怕是不会得到学徒或教友之类的待遇的,而是被当做试验品供瓦坎消耗。

    以这个真相为推测根基,那巫毒面具,恐怕也有猫腻,一旦主动戴上,就等于是上了贼船。

    有趣的是,由于他具备不错的施法能力,竟然也被所谓的‘幸运之种’标注,眼瞅着一张巫毒面具,就向着他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