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三走势图 > 都市言情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冒名顶替
    桥边的黑影,遮挡住了那人的身影。

    若不是她们两个视力过人,只怕是看不到那正在来回踱步,显得有些骄傲不安的纤细身影。

    此时的林梦雅跟白苏,已经是一肚子的疑问了。

    这半夜的,来这里做什么?

    很快,她们就看到,桥的那边,也有一个背着包袱的人走了过来。

    按照身形来看,那像是个男子。

    那人站在桥上仔仔细细的瞧了瞧对面,确定自己要等的人到了之后,快步的跑了过来。

    很显然,他们是一起的。

    林梦雅按捺住心中的惊讶,挥了挥手,跟白苏悄无声息的靠近。

    等到那个男人下了桥跟女人汇合的时候,她们两个,也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你终于来了!”

    女人因为男人而走出了阴影,月光下,温柔秀美的一张脸上,却带着滚滚泪痕。

    她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到男人的身边,但却因为过于激动,竟然浑身颤抖,半点都动弹不得。

    男人模样俊秀,但却过于瘦弱。

    他也朝着女人露出了笑容,可当他想要去抱女子的时候,却被一把长剑,抵在了脖颈。

    “你,你们怎么来了?”

    女人睁大了水亮的眸子,惊讶的看向仿佛突然出现的两个女子。

    而此时,林梦雅的心里,也是复杂的厉害。

    “月小姐,你等的人,就是他?”

    没错,偷溜出来的人,正是上官慧。

    要不是小药及时认了出来,也许她跟白苏,早就叫人来捉她了。

    满腔的疑惑,也在听到、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的时候,化为了酸涩。

    她知道人心易变,也知道如今哥哥生死难料,慧姐姐即便是喜欢上了别人也不是什么意外。

    可是在她的心中,她一直是把慧姐姐当成亲嫂子来看待的。

    小姑子亲眼见证了亲嫂子的出轨私奔现场,这情境,怎是一个尴尬了得。

    “放开他吧?!?br />
    林梦雅无力的挥了挥手,她承认,自己刚才的确是愤怒不已,恨不得让白苏,一剑捅穿那个男人。

    可是在看到慧姐姐的眼泪后,她却没办法下手了。

    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且这是慧姐姐跟哥哥之间的事情,她一个做妹妹的,又怎么能替哥哥做出选择。

    白苏收了剑,回过神来的慧姐姐,立刻扑过去询问男人有没有受伤。

    这刺眼的一幕,只让林梦雅在心中,默默的为哥哥头顶上的青青草原而默哀。

    终究,她还是做不到那么豁达。

    冷眼瞧着慧姐姐跟那个男人,心中还是拧起了一个大疙瘩。

    “为什么是他?”

    林梦雅还是没忍住,语气也有些不客气。

    慧姐姐跟哥哥,不也是经历过生死,对彼此矢志不渝的么?

    怎么会因为这么一个男人,就烟消云散了?

    还有,这个干巴巴的瘦猴,哪里比得上她家那丰神俊朗、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了?

    慧姐姐就算是要变心,也不至于越挑越差吧?

    当下,她看那瘦猴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一定是这货,用花言巧语哄骗了慧姐姐。

    呸,乘人之危的人渣!

    可她没想到,慧姐姐却笑中带泪的,深情款款的看着那个瘦猴。

    “他是我的命,是我的所有。为了他,我甘愿抛下一切?!?br />
    那瘦猴也想要抓住慧姐姐的小手,可惜对面那两个姑娘的视线太过冰冷,他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动手,刚才那横在自己脖颈间的长剑,就会砍过来。

    只能也含情脉脉的回应道:“我也是,矢志不渝,此生唯一?!?br />
    “南笙,我”

    刚刚止住的泪水,再度崩塌,上官慧动情的呼唤着。

    但旁边的林梦雅跟白苏,却心头倏然划过一个诡异的想法。

    要是她们刚才没听错的话,慧姐姐的确是喊了“南笙”两个字对吧?

    她们下意识的快速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相同的疑问。

    难不成慧姐姐,找了一个跟她哥哥名字一样的情人?

    林梦雅看着那明显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瘦猴,眯了眯眼。

    看来,有古怪。

    转了转心思,林梦雅转而冲着瘦猴笑了笑。

    “既然是月小姐的爱人,那我们自当祝福。只是不知道,这位‘南笙’先生,是何许人也?”

    看到她的态度转变,上官慧也有些开心,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男人后,颇为不好意思的介绍道:“南笙出声将门世家,跟我也是百转千回,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br />
    笑容,僵在了嘴角。

    林梦雅现在非常想扒开慧姐姐的眼皮,让她好好的看一看眼前的瘦猴。

    “你是什么时候瞎的不是,我是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怎么之前,都没听连夫人提起过?”

    慧姐姐更加羞涩的低下了头,但是语气里,却透着少女般的甜蜜。

    “我们,是在家乡相识的。我是连夫人收养的义女,所以,夫人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你们家小姐应该知道。实不相瞒,她跟南笙,是亲兄妹。我跟南笙能在一起,也多亏了她的帮忙?!?br />
    现在,她可以确定一件事。

    如果不是慧姐姐疯了,那就是这个瘦猴有问题。

    既然确定不是嫂子爬了墙,那么事情,就变得好办多了。

    对于那些敢在她面前故弄玄虚,妄图诱拐她嫂子的人,她自然是不会给对方活路。

    只不过这件事太过古怪了,现在还不宜打草惊蛇。

    她面上做出一副感动不已的模样,但暗地里,却点了点白苏的手。

    这是她们之前的暗号,白苏不留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其目的,却是在观察,对方身后还有没有埋伏。

    这边,林梦雅拉住慧姐姐的手,装作疑惑的问道。

    “既是如此,那你们二人也算是情投意合。我看,夫人并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况且夫人对月小姐也有收养之恩。你们这样不辞而别,只怕会伤了夫人的心?!?br />
    私奔这种事情,一定不是慧姐姐提出来的。

    果然,她这边才刚说完,慧姐姐就低下了头,显得很愧疚。

    倒是那个瘦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强行压住他的急切,假惺惺的说道。

    “月儿自然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只不过,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如今这样,也是情非得已。日后,我们定当亲自登门道歉。月儿,我们走吧?!?br />
    这么着急想要走,没有阴谋才有鬼了。

    林梦雅不急不忙的抓住了慧姐姐的手腕,脸上表情不改,依旧温和亲切,看不出半点不悦来。

    “既是有急事,可城门这会儿也关了,你们就算是想要出城,也得明天早上才能出去。不如这样,我先安排你们在客栈住一夜。要是真的有急事,明天天一亮,我就叫人送你们出城可好?而且,我觉得此事,还是要跟夫人说一声,夫人那么疼你,我怕你突然消失,夫人会急坏了?!?br />
    林梦雅早就拿捏住了慧姐姐心软这一条。

    她之所以肯同意私奔,其实也是因为刚见到心心念念之人,头脑一热,便什么都顾不得了。

    如今被苏梅这么一提醒,觉得自己的行为,的确是有些不妥。

    林梦雅看到慧姐姐的脸上有犹豫的神色,便知道自己已经说动了对方。

    当下,不露声色的,把人往自己的身边拉了拉,然后笑着对那个瘦猴说道。

    “‘南笙’公子觉得呢?”

    本来,瘦猴就急着把人领走,却不想横空出现了这么两位。

    他以为自己被拆穿了,却不想这女人实在是太傻,居然帮他解了围。

    他看那两个女子的态度,便知道她们是信了的,所以,也就稍稍的放了心。

    “这,不好吧?!?br />
    他故作为难,但林梦雅却不给他机会拒绝。

    “我们家在城中还是有几间铺子的,公子舟车劳顿,又刚跟月小姐重逢,想必是极需要休息,不如,就暂住一宿吧?!?br />
    一听说女子身家颇丰,瘦猴的眼睛顿时一亮。

    此时他才顾得上细细的大量对方。

    只见那两个女子,虽然模样算不得多美,但衣着却的确不像是一般人。

    当下,就起了贪心。

    舔着笑脸,装模作样的说道:“如此,岂不麻烦了姑娘?!?br />
    “不麻烦?!?br />
    一丝微光,划过她的眸子。

    不过是以他那条贱命来换罢了。

    夜半不宜惊动太多的人,林梦雅想了想,把瘦猴安排到了一家还算是高档的客栈内。

    客栈的掌柜的,是宫家的人。

    而且谁也不知道掌柜的跟宫家的关系,只当他是个普普通通的掌柜的而已。

    林梦雅千哄万哄的,才让慧姐姐答应,今晚先跟她回宫家去住。

    有好多事情,她得亲自问个清楚。

    客栈外面,林梦雅看着把一切都安排妥当的白苏走出来,淡淡开口。

    “让掌柜的把人给我看住了,不过,他不管去哪,做什么,都不要阻拦?!?br />
    白苏点点头,安排人去做了。

    林梦雅抬头,看着二楼独独亮起的烛光,勾起了一抹凉薄的笑意。

    隐在阴影之中的她,模糊了那张掩藏起她真面目的假皮。

    独独一双眸子,闪动着诡艳的淡紫色光芒。

    就像是深埋于地底的毒花,触之即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