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三走势图 > 历史穿越 > 大唐顽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雪化 冰消
    长安。

    初春的雪终究还是无法坚持得太久,在下了两天之后已经逐渐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雪水顺着房檐滴落,宛如道道雨帘,仿如置身瀑布之内。

    雪化冰消时的寒冷让大多数人对于外面望而却步。

    不过每当到了这个时候,平康坊的青楼酒肆总是最热闹的,胡姬的胡旋舞、乐伎的琵琶曲和文人士子们的诗词雅赋,似乎永远都是大唐最富丽华美的那一页。

    十六宅,兖王府。

    几名年轻的婢女正在不停地向五个炭盆内添着木炭,使得原本就已烧得通红的木炭怦然窜出一道道火舌,噼啪作响不绝于耳,顿时将几名婢女吓得花容失色。

    “贱婢!滚出去掌嘴三十!”

    李岐拍案而起,怒声呵斥道。

    自从听到杞王兄生死未知的消息之后,李岐便有些心神不宁,眼下仇士良迟迟不归,虽说城郭和皇城以及宫城的戌卫已被郭睿的金吾卫接管,但李岐知道,这不过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只要仇士良的神策军一日不归,自己便无一日之宁。

    或许正因如此,当金吾卫进行全城封锁之后,似乎便没了任何更进一步的行动,就连目的都变得有些莫名其妙。

    一时间,整座京城都陷入一种异常诡异而不安的气氛中,

    不过,这种诡异和不安在有些人看来,却显得再正常不过。

    延庆公主府。

    派往东都洛阳的人去了已有一日,相对于李峻的紧张来说,延庆公主却一如往常般的镇静。

    “阿姊,难不成我们现在就只能这么等着?”

    尽管李峻已经做到最大限度的忍耐,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当李峻问这句话时,延庆正站在窗边发呆,似乎已经许久不曾移动过。

    闻言之后,延庆公主这才缓缓转过身子。

    “阿姊,你”

    李峻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阿姊的脸上不知何时竟多了两道浅浅的泪痕。

    帕巾轻拭,将泪痕抹去之后,延庆摇了摇头,笑得有些难看。

    “我们只能等待,如今着急的不该是我们,而是兖王才对!”

    延庆公主轻声说道。

    “为何?”李峻问。

    “戍卫京城的金吾卫不过万人,羽林卫虽然大部分都被皇叔祖带去了骊山,但戍卫宫城的羽林卫至少还有两千人,况且北衙还有左右神武军、英武军,加起来至少应有三万,郭睿虽然囚禁了几名将军,但不可能将各军的将校全部抓了去,若这些人一旦觉察到了什么,可不是这些金吾卫能挡得住的!”

    延庆说得云淡风轻,但语气中却透着深深的自信。

    “可兖王至少近有金吾卫,远有神策军,而我们却无一兵一卒,如何与他去争?!”李峻似乎变得愈发急躁不安。

    延庆的脸上终于又恢复了先前的笑容,伸手将发髻上的一朵山茶花摘了下来,而后轻轻插到李峻头上,笑道:“这山茶花原本只在会稽才有,五年前才引入京城,你可知是何人引种来的?”

    尽管李峻并不知道这句话与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但还是木讷地摇了摇头。

    “李德裕!”延庆莞尔笑道。

    “那又如何?”李峻显得有些不耐烦。

    “无论于我们还是兖王,眼下最重要的便是看谁先能将李德裕拉拢了来,只要李德裕一日不进京,李岐便一日不敢登基!时间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李峻听完之后似乎愈发不解,一脸茫然地望着延庆。

    “可可我们手中还是无兵无卒,将来如何应付仇士良?!”

    延庆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宫城的方向,道:“我们的兵马在那里”

    渭南县。

    王贲自文宗朝开成二年开始,一直到如今的大中元年,已是做了足足十年的渭南县尉,却从未见过像今日这般蹊跷之事。

    堂堂的神策军副使,竟还要看一名长史的脸色行事。

    虽觉蹊跷,但神策军的事情还不是自己一名小小的县尉能够过问的,自己能做的也只是依令而行罢了。

    神策军除一部分戍卫京师之外,大部分的兵力分屯于长武、兴平、好时、普闰、良原、安平、奉天八镇,此八镇均为京畿腹地,成为拱卫京畿的一道坚固屏障。

    但眼下陛下大阅骊山,以至于神策军的兵力大部分都被抽调去了骊山,虽说大阅的时间并不长,但毕竟在这段时间里京畿戍防空虚,上面派些人下来巡阅再正常不过。

    所以王贲对于丌元实的到来也未多疑,只是副使身边那位年轻的“长史”,看上去倒是来头不小。

    “禁军行事素来诡秘,也许人家是为了掩饰身份呢!”

    王贲心中这般自我解释道,而这也是他能够想到可能性最大的一种解释了。

    此时的王贲正端详着手中的一张纸条,上面记着一个地址,只有三个字。

    樊家村。

    十年渭南县尉,王贲早已将所属的大小数十个村落牢记于心,樊家村位于渭南县南十里,村子不过百户而已。

    纸条来自于副使身边那位神秘的“长史”,王贲自然不敢怠慢,天还未亮,便引着那位“长史”直奔樊家村。

    这是王贲第一次跨上禁军的战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那种战马欲催、热血沸腾的奇妙感觉,这不禁令王贲极为受用,到得樊家村口时,王贲伸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战马的鬃毛,一副不舍之状。

    “喜欢?”那名年轻的长史似乎注意到了王贲的神情。

    “嗯不不,下官不敢”王贲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赶忙连连摇头,同时将手缩了回来。

    年轻的“长史”笑得很灿烂,令王贲紧张的心情顿时缓和了不少。

    只见其牵着手中的缰绳,走至王贲跟前,“伸手!”

    王贲赶忙低着头,忐忑地将手伸了出去。

    “它是你的了!”

    年轻的“长史”将缰绳塞到王贲手中,笑得依旧灿烂。

    “这下官不敢”王贲顿时冷汗淋漓。

    正当王贲想要将缰绳送回去之时,却听“长史”身旁的那名护卫略带不满地说道:“喜欢就拿着便是了,扭扭捏捏地像个婆娘!”

    王贲再抬头时,却只见“长史”已经转过身子。

    “王县尉,战马送你了,你若喜欢,本长史还可以多送你几匹,只是不知你的口风可紧?”

    “长史”问道。

    王贲看不到“长史”的表情,但却听得出这句话中隐含的言外之意。当即应道:“回长史,下官知道该怎么做!”

    “嗯!你先回去吧,若有人问起,你该知道怎么答!”

    王贲讪讪一笑,道:“下官从没来过此处,更未见到长史去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