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瑞SUV新旗舰瑞虎8 精致而全面的存在 2019-05-20
  • 建德网—致力打造建德第一视听门户网站 2019-05-20
  • 烟 雾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4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5-14
  • 海淀:社区中的快乐暑假 2019-04-26
  • 《党建评萃——机关基层党建50评》节选15篇 2019-04-26
  • 小米Yeelight 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售价59元贵不贵? 2019-04-26
  • “无中生有”也能助力文旅 2019-04-23
  • 检察日报刊文:“告官不见官”“出庭不出声”亟须改变 2019-04-23
  • 充分发挥地缘优势 促进中心城市发展br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SimSun; font-size 14px;——关于安徽省广德县、宁国市经济发展情况调研报告span 2019-04-21
  • 王式刚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15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4-06
  • 走近央视主播章艳从美女到才女 成功没有一蹴而就 2019-04-06
  • 英国顶级艺术院著名大楼再度起火 2014年曾发生火灾 2019-04-04
  • 一加3T【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9-04-01
  • 北京快三走势图 > 历史穿越 > 盛唐绿帽公 > 第443章 难得清闲
        “梆梆梆”

        越是靠近禅房,敲击木鱼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踏入房门,上官婉儿就看到一个一身素衣的女子,正跪在佛像前,恭敬的敲击着木鱼,从背影看,如果不是女子那头黑发还在的话,完全就是一个极为虔诚的女尼样子,只是,那消瘦的身形,却让人看了多了几分忧伤。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了,你们都出去吧!”

        整个禅房中,并不只有佛前那敲击木鱼的女子一人,还有五个上了年纪的女尼同样在一边唱经,只是这五位不像那个女子,而是正经的女尼了。

        这些女尼都是皇家寺院的女尼,因此,对于上官婉儿也并不陌生,听到上官婉儿的话后,默不作声的合十,恭敬的退了出去。

        一时间,原本肃然的气氛,瞬间显得单调起来。

        “婉儿姐姐,你又来打扰我的修行,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无事不要来打扰我诵经,我要为父皇诵经祈福的?!狈鹎肮蜃诺呐?,也就是太平公主,缓缓放心手中的木追,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

        听到太平公主这番毫无感情的话,上官婉儿心中涌起了一股悲意,甚至有些懊悔,当初不应该将她从杭州带回来,谁能够想到,从杭州回来之后,经历了丧父,母子争权等等一系列人间悲剧后,先前那个调皮,蛮横,古灵精怪的太平公主,会变成这种样子。

        虽然这一切的主要原因不是上官婉儿造成的,可上官婉儿每每看到太平公主现在的样子,心中那种自责都会多上几分。

        “念念念,那经有什么好念的,你想要祈福,偶尔念念就行了,再不行,就在佛寺中多供奉几盏长明灯也行,你如此作践自己,即使先皇看见了,他岂不是更会伤心了?!?br />
        看着已经消瘦的不成人形的李灵月,上官婉儿也不怕得罪佛祖了,忍不住怒斥道。

        可惜,无论上官婉儿如何恼怒和斥责,李灵月依然毫无反应,表情丝毫未改的淡笑道“婉儿姐姐魔障了,祈福不再形式,而在真心,世上佛寺众多,想要替父皇供奉长明灯的更是数不胜数,可那些人又有几个是真心的,为人子女者,生前不能在父皇身边孝敬,现在也只能这样图个心安了。阿弥陀佛?!?br />
        “你”

        看着毫不动容的李灵月,上官婉儿只感觉心中一阵郁闷,胸中仿佛点燃了一把火,却无法发泄一般,让她难以忍受。

        “好,你就死硬吧,奴婢这次前来,主要是告诉公主一声,他回来了”上官婉儿没有说他是谁,可她却知道,李灵月肯定知道她要表达的意思。

        “嗯”

        果然,先前毫不动容的李灵月,在听到上官婉儿这句话后,脸上那种面具一样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痛苦和欣慰的神情。

        看着终于有了改变的李灵月,上官婉儿心中极为畅快,这可能是自从高宗李治死后,李灵月第一次露出别样的神情,即使是痛哭,也总比那带着面具要强得多,想到这里,她又接着说道。

        “他是回来了,可是一回来,就惹下了大麻烦?!?br />
        “大麻烦,什么麻烦,严不严重,母后准备怎么处置他,他现在在哪里,莫非在大牢里不成?!?br />
        “唰”的一下,李灵月瞬间从蒲团上站起了身子,拉着上官婉儿焦急的说道。

        “这”

        面对焦急的李灵月,上官婉儿正要向她解释段简现在无恙的时候,心中却突然一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也变得有些暗淡的说道“还能是什么事情,那小子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看起来文弱不堪的,可性子暴躁,这不,刚到洛阳,还没有进城呢,就把来俊臣给打了,现在来俊臣在太后娘娘面前控告他,想要将他给治罪,看太后娘娘的意思,恐怕要狠狠的惩罚他一番了?!?br />
        别看李灵月这段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可身为先帝和当今掌权太后的嫡亲女儿,每日前来求见的人可不亚于宰相之家,只是李灵月除了一些亲近之人外,平时都不接见外人,但是,对于这些人所求之事,她也不是毫不理会,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洛阳城,甚至是整个大唐有什么消息,她也会尽快得知。

        对于最近来俊臣的所作所为,她也了解,甚至许多平时忠心于李唐的老臣,都是因为她的求情,才能够安稳返回老家,现在听到段简居然打了来俊臣,她怎能不急。

        “什么怎么会这样,他他怎么还是这般冲动,那来俊臣是什么人,那就是一个泼皮无赖,他好好的跟一个泼皮无赖较什么劲,现在好了,连累自己也要遭受责罚了,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遭罚,我要求见母后,让母后放过他?!?br />
        焦急的李灵月一边在屋中不断的走着,一边自言自语道,只是,她却没有看到,上官婉儿那满脸轻松的神情和嘴角露出的笑意。

        “不错,这也是奴婢前来找你的原因所在,现在太后娘娘雷霆大怒,一定要狠狠的责罚于他,如果你要替他求情的话,可要尽早前去,要是晚了,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鄙瞎偻穸咳绦σ獾娜暗?。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就唰的一下从她眼前消失而去,同时耳边传来一声让人备马的喊声,一时间,整个公主府从宁静之地变得鸡飞狗跳起来。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上官婉儿强忍的笑意再也忍不住了,一边笑着,一边喃喃自语道“去吧,去吧,去了你可就再也回不来了,我能够帮你的也只有到这里了,至于你们之间是否真的有缘分,就看你如何去做了?!?br />
        日上三竿还没有起床着,在后世很常见,毕竟后世流行夜生活,可对于古人来说,除了一些纨绔子弟之外,大多数人奉行的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

        在前世的时候,段简身为白手起家的商人,每日也是操劳不已,最想要的就是能够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好好的玩上一天,可这个愿望到他死的时候,还是没有完成,到了这个时代后,更是因为?;难沽?,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个愿望也一直没有实现,到了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阿郎,已经日上三竿了,我们是不是该起了,让别人看到了,会笑话咱们的?!彼掷疟”?,王婉君双眼透出渴求的神情看着段简。

        相对于外面的寒冷天气,卧房中因为有诸多火炉的存在,仿佛是两个季节。

        都说没化妆的女人,恐怕的能够吓死人,这种情况,前世的段简碰到的次数不少,可到了这个时代后,段简觉得,这句话在这里就有些不适用了。

        没有后世那种人工雕琢的僵硬感,取而代之的却是真实的自然感,在加上那带着朦胧神情的样子,让段简又有了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可能也是感觉到自己身边之人随时会化身猛兽一般,王婉君又扯了扯本身就已经足够严密的薄被了,同时,也不经意间的和段简拉开了些许距离。

        “嘿嘿嘿,笑话,谁敢笑话,我们在外这么长时间了,在加上连日来旅途劳顿,多休息休息也是应该的,又何惧别人笑话,来,陪我在躺会?!?br />
        嘴里发出怪笑,同时段简又探出了一支怪手,伸向了楚楚可怜的王婉君。

        “阿郎如果觉得累的话,就多休息一会,奴家已经休息好了,这就起床,昨晚宝儿跟着爹娘睡的,也不知道闹腾了没有,奴家这就去看看?!?br />
        仿佛也察觉了段简的别有用心,王婉君裹着被子就要往床下跑去,可惜,对于早有准备的段简来说,到手的猎物怎么能够让他跑了,身子一斜,双手一探,像是猛虎抓住了猎物一样,就果断的抓住了瑟瑟发抖的王婉君,嘴里狞笑的道“没事,宝儿是个好孩子,跟岳父岳母肯定会相处的很好的,他那里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要管好宝儿他爹就行了?!?br />
        被翻红浪,云雨交融,闺房中自有远胜于画眉之乐

        “哎呀,娘子,你快来,宝儿尿了,尿了?!?br />
        相对于段简和王婉君的逍遥,王炳坤和薛娇红却显得有些慌张,而整个王家,能够让他们两人如此慌张的人不多,段宝儿就是其中之一。

        段宝儿就是段简的儿子,要知道在古代,一个家族新生了孩子,想要起名的话,可不是像现在一样,谁都能够提意见,而是要有直系亲属,或者家族中学识最为渊博,最受尊敬的长者起名才对,段简虽然父母双亡,按理来说,他的儿子应该由他起名,可为了尊重王炳坤,段简就一直没给儿子起名,就这么宝儿宝儿的叫着。

        听到王炳坤的叫喊,薛娇红的身影就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一看抱着孩子的王炳坤,半身衣衫都被尿水给打湿了,还紧张的不敢晃动,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从王炳坤怀中接过宝儿,薛娇红同时说道“你呀,平时看起来一副正经的样子,怎么见到宝儿就变得如此激动,平时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昨晚倒好,接连起了十多回,生怕冻着孩子,也不怕累着自己?!?br />
        一边更换着衣衫,王炳坤一边笑道“你懂什么,这叫舔犊之情,天伦之乐,某这一辈子只有婉君一个女儿,现在盼来盼去,终于盼到宝儿了,别说是晚上起来十多回,就算是不睡觉,也是精神百倍的?!?br />
        说这话,王炳坤的眼睛也没有离开宝儿的身上。

        “你呀哼?!?br />
        看着王炳坤那副样子,薛娇红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却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偷着笑。

        “你说,姑爷打了那来俊臣,太后娘娘只是让他闭门思过一个月就行了,这件事是不是就此了结了?!卑肷魏?,薛娇红开口问道。

        “那还有假,这可是太后娘娘下达的懿旨,可谓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原本还以为不凡会吃些苦头,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易的度过去了,实在是天恩浩荡?!蓖醣ご鸬?。

        看着王炳坤那副侥幸的样子,薛娇红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什么天恩浩荡,还不是咱们姑爷有能耐,就连太后娘娘也高看他一眼,亏你们平时在家中的时候,将那个什么来俊臣说的跟阎王爷一样,仿佛看人一眼,就能够将人给看死一样,可现在呢,被咱们姑爷给打了一巴掌,怎么姑爷只是被禁足一个月,连一点苛责之言都没有,这么一比较,高下立分?!?br />
        对于从小跟着自己长大的段简,能够有现在这种成就,薛娇红那是相当得意的。

        看着薛娇红那得意的样子,王炳坤也没有过多的分辨什么,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薛娇红不知道具体情况,他怎么会不知道,来俊臣在洛阳城是什么样子,他可是深有体会的,他曾经亲眼看见过一个三品大员,碰到来俊臣之后,因为没有给来俊臣让道,就被来俊臣诬陷说家中有人谋逆,当初和徐敬业有勾连,想要造反。

        就这么着,三品大员被下狱,后来经过诸多同僚好友的争相努力,在加上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才将他给救了出来,虽然人是出来了,可已经彻底废了,不仅如此,那个大员家中的家眷也大多数受到了侮辱,情况之惨,实在让人不忍目睹。

        而这可不是什么个例,仅仅这几个月来,就有数个四品以上的官员遭到来俊臣抄家了,这种情形下,满朝大员,谁人不怕。

        为此,在知道段简打了那来俊臣一耳光后,王炳坤已经做好了被抄家的打算了,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女婿,不仅为官有一手,在人情世故上也颇为精明,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入了太后娘娘的眼中。

        来俊臣为什么横行无忌,却无人敢惹,还不是背后有武则天在撑腰,现在自己女婿也得到了太后娘娘的青睐,想想女婿未来的前程,以及王家的前程,王炳坤的心中一阵火热。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 奇瑞SUV新旗舰瑞虎8 精致而全面的存在 2019-05-20
  • 建德网—致力打造建德第一视听门户网站 2019-05-20
  • 烟 雾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4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5-14
  • 海淀:社区中的快乐暑假 2019-04-26
  • 《党建评萃——机关基层党建50评》节选15篇 2019-04-26
  • 小米Yeelight 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售价59元贵不贵? 2019-04-26
  • “无中生有”也能助力文旅 2019-04-23
  • 检察日报刊文:“告官不见官”“出庭不出声”亟须改变 2019-04-23
  • 充分发挥地缘优势 促进中心城市发展br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SimSun; font-size 14px;——关于安徽省广德县、宁国市经济发展情况调研报告span 2019-04-21
  • 王式刚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15
  •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 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04-06
  • 走近央视主播章艳从美女到才女 成功没有一蹴而就 2019-04-06
  • 英国顶级艺术院著名大楼再度起火 2014年曾发生火灾 2019-04-04
  • 一加3T【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9-04-01